Greyflag

杂货库,丢脑洞,一些练习和同人推荐。

© Greyflag | Powered by LOFTER

*伪Jaqen/Arya?

啥也不是的一个片段...



成了。他上钩了。

    地下的鹅卵石在雾气里又湿又滑,但茉茜走得很快。她的双脚认识这里的一砖一瓦,她也知道周围房子里的住客。酒馆里的灯摇摇晃晃地被点亮,隔壁包厢里传来一阵女孩的笑声,随即又被一个男人低沉的咒骂打断。路口拐角处走来两个喝醉了的穿着镀金甲的刺客。但他们不会看到她,茉茜直直地带着拉夫德走近自己住的地方。

    茉茜牵着拉夫的手,跨进门,转头冲守卫羞涩一笑。“大人,我这里地方小。”她这么说着,心里却唱起了歌。他是我的了,他是我的了。她思考着下一步要怎么做。

她知道通常男人和女人会怎么做,也知道男人会为了上一个女人会付出什么——当她还是艾莉亚·史塔克时,她曾在君临街头的妓院里见识过,她亲眼看着两个男人为一个妓女倾尽口囊,大打出手。而运河边的猫儿还和快乐码头的妓女做过朋友。

拉夫德看上去对她很有兴趣。他用脚踢上后面的门,饱含欲望的双眼扫过她的全身。他看上去并不介意茉茜不完全发育的胸部。

茉茜走上前,踮起脚够着拉夫德的脖颈。“大人。”她低语,随即双唇贴了上去。拉夫的舌头随即滑进她的口腔,迅速却轻柔地舔过她的牙床。

她试图在嘴里捉住他的舌头,他的双手急切地在她的身体四周抚摸,抓住她纤瘦的腰,从那里拉起她的裙子往上翻,摸向她的大腿后侧。

如果他靠在墙上,对我会更有利。茉茜想着,任凭拉夫的舌头离开她的脸,往颈部吻去。她一边推搡着拉夫,一边解开他的裤带,伸手抓住拉夫的阳具。她悄悄地将匕首滑出袖口,却在下一秒被另一只手捉住。

茉茜手上使力,想要突破防线刺向拉夫的腿间,那只手却牢牢地握紧她的手腕,坚如磐石。

“女孩不要动。女孩不该这么做。”

她心下一惊,拉夫德换了嗓音。熟悉的声线响起,发出那声音的双唇在她的脖子上轻轻蠕动,眼前金色的发丝变长了,半边颜色减淡,半边化成了红色。

不,不可能是他。她想着,这张脸早已被丢弃,而曾经一度戴着它的人也不见踪影。她的心砰砰跳起来,努力地想要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

罗拉斯人抬起头,双眼直直地望进她。我不该认识他。女孩想到,认识他的是艾莉亚。但接着她看见先前拉夫的俊脸变得更瘦,鼻梁直直地垂在双眼之间。他又开口了,语调里满是挑逗的意味。“女孩换了名字,却没有换脸。”他指出。

别出声。女孩想到,嘴却不受控制地张开。“另外一张脸实在太丑,我总不能用她上台。”艾莉亚咬紧嘴唇,“也不能用她来勾引你。”

贾昆·赫加尔嘴角上扬。“某人的脸对你足够有吸引力。”他像是在问话,又不像在发问,语调里带着几分揶揄。他的左手收起,把匕首还给了她,右手挪开了她的腰臀,放下裙子,伸手整理自己的裤带。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艾莉亚说,双眼瞪得老大。

“这条命不该由女孩来取。”贾昆抬眼看向她,“他们在黑白之院没说过吗?”

“我是茉茜,没有去过黑白之院。”

“撒谎。你是史塔克家的小姐,临冬城的艾莉亚。”

“那你是谁?”

“无名之辈。”

艾莉亚咬紧了嘴唇,蹙起眉头。她想从贾昆的脸上读出什么,就像她先前和流浪儿做的游戏一样,但对方面无表情,毫不动色。她突然想起刚刚自己对这个男人做的事,一阵热潮涌上脸颊。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发问。

“完成了任务,回来侍奉千面之神。”

她不相信。尽管从贾昆的脸上她没办法读出任何信息,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他没有完全坦诚。

贾昆似乎轻易地读懂了她的心思。“女孩在戏子班接受训练,某人来看看训练成果。”他说着挑起眉毛。“看样子不太合格。”

艾莉亚再次咬紧了嘴唇——她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做过了。但贾昆不是慈祥的人,不会因为她这个动作而打她。她心里立刻浮上了无数的问号,贾昆怎么得到拉夫德的脸的?他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方式见她?难道说这又是对她的一个考验?

“女孩该回去上场了。”他说道。艾莉亚张开的嘴立刻闭上了。





-----



觉得这对cp最迷人的地方在于身份。 艾莉亚难以抹去的身份,贾昆无从猜测的身份。没有身份的人对应没有身份的感情与信任,神秘却危险……

如果回到布拉弗斯的,不过是个有着贾昆·赫加尔的脸,却没有在赫伦堡帮艾莉亚杀人的另一个无名之辈呢?根本不知道自己信任的人究竟是谁,才是最可怕的事吧。

但如果不抛弃掉某个身份拥有的爱恨,又怎么成为一个无名之辈呢?


……

评论 ( 13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