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yflag

杂货库,丢脑洞,一些练习和同人推荐。

© Greyflag | Powered by LOFTER

中二期的热血真不是白燃的。

突然好想队长。

好想铁人。

好想念新复仇者、内战、斯库鲁、黑暗王朝,好想念围城、恐惧本源、英雄纪元,他们从05年一直走到12年的路。

想念那个死亡是超级英雄退休计划的铁人,想念那个用生涩的英语水平花上两个小时啃一本漫画的时光,因为看漫太慢而不停脑补剧情,无敌铁人充满绝望与黑暗,脑删之路窒息得无法喘气。临死时Tony眼前闪过四个人,我痛心地看见最后一格队长下面的Brother,一口气没喘上来就这样哭出了声。而Friction笔下的铁人,他多么固执于自我厌恶,让我迷得无法自拔。(后来mcu和同人也都有这样的倾向,但都没这一版吸引我)

好想念那个刨翻了各大资源站后终于找到一本珍贵的What If Fallen Son的自己,为了铁罐给队长的遗书,笨拙地修图,结巴地翻译,前前后后忙活了两个月终于做出了一本汉化(被人下载一次后就恐慌地删掉了,我怎么会公开分享的来着?);两年后CI汉化组出了这本的汉化,我这才发现当年自己的翻译错漏有多少hhh

好想念同样找了很久的95年的悬疑故事v2,那个如插画故事一般干净又美妙的盾铁刊,那句简简单单的shellhead和winghead,那两格对视,又让我陶醉了多久。

好想念那个中世纪骑士AU下的Tony Stark,如此坚定、伟岸的王者风范。

好想念美国队长2,那个打戏叫人目不暇接,剧情让人大跌眼镜的电影,那个令所有影迷耳目一新,让漫迷疯狂的one man one army的队长,那盾寡之间你来我去张力满满的搭档默契,那个真正意义上的,无论从队长精神还是队长人物本身而言都最贴切人物本身的美国队长。

我还记得他说,这不是自由,这是恐惧。

记得自己是怎样殷切期望漫威以这样的状态拍出内战,可去年的我真是大失所望。

好想念那些看过笑过哭过的同人,怀念它们陪我走过的三年。想念曾经圈里的大大,那两百多个我认识的账号身影,那我无法舍弃的十来个人的安利小组,那有些老套了的人物解读,那RRR和TTT,那xiutang和gege。我记得xiutang女神是RRR的两位作者,今年她们结婚了;记得朱鲤女神是TTT作者,她还有一篇黄暴是女鬼翻译的。我记得自己超爱安静室内乐的文笔,记得奇葩社被戏称为盾铁遣散地,记得xiutang还没翻完nightwalker的性八卦和谎言。后来出现了一些新人,还有被我唾弃的i柠檬,愉悦地发现朱鲤也比较不爽她。但是到,现在圈子里的人我根本不认识了,而你们的文却删的删,坑的坑。

我记得狂热爱上了青泥女神的日子,stalker一般搜索她的文和资料,买下了她的书,还安利给小伙伴。她写完worthy的那天晚上我失眠,哭着抖着写了一篇读后感。我把她的雨国之王和坟墓焦虑症和worthy打印出来,读了又读,借给小伙伴看,在她称赞时自豪地称青泥是我女神。

我记得初三的我闭关时许愿过等我英语学好了回来继续爱你们,可我已经不知道你们最近怎样。至于盾铁本人——我甚至不知道你们的生死,不知道你们真实的身份,不知道你们神志是否清醒。

我都不知道自己以前爱的是不是真正的你们,还是只是自己脑补出来的精神偶像。

但无论如何,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在记忆里,永远爱。


去听下有声书吧,听下同人歌,有心或许翻翻漫画。

我从不知道一段回忆会如此来势汹涌,给我这样的情怀与震撼。之前的我从未表达过这些,而现在竟然有些后悔。

My youth is yours.


高三,加油。

评论
热度 ( 3 )